文章
南宋被元朝滅掉后,眾多的讀書人都到哪里去了
2023/11/02

ADVERTISEMENT

有宋一朝,科舉繁盛,「天子重英豪,文章教爾曹。」舉國上下崇儒重教,城鄉一片書聲。據統計,南宋一年應科人數達40萬,占成年男性的2.5%。由此形成一個龐大的文人儒士集團,或在朝指點江山,或在野為鄉賢名紳,更有開壇講學,說經傳道者,集官僚、鄉紳、學者三位一體。

上圖_ 《西園雅集圖》局部,宋朝文人學士文人飽讀圣賢書,多以忠義自負,但實際上卻魚龍混雜。宋季,狀元文天祥、陳文龍以身殉國,「留取丹心照汗青」,也有狀元留夢炎,先附賈似道,賈氏倒台,又劃清界線,升為丞相,不久降元,官除尚書。文天祥被俘后,有人請放其南歸為道士。留夢炎上書元世祖:「天祥出,復為號召江南。」元遂殺文天祥。時人評曰「兩浙有留夢炎,兩浙之羞也。

」元軍南下,宋室傾覆。板蕩之際,大浪淘沙。文天祥的誓死不從和留夢炎的仕元代表著當時的兩個選擇。再加上歸隱山林、不問世事,就是宋末文人的三個不同歸屬。

上圖_ 文天祥(1236年6月6日-1283年1月9日)

歸屬一:誓死不從

除了文天祥起兵抗元,壯烈犧牲外,南宋殉國進士還有70多人。另有一部分儒生,沒有能力帶兵反抗,而是通過詩詞文章寄托故國哀思,甚至用絕食自盡等手段表示對元朝的抗議。文天祥同科謝枋得,元兵入侵之后,挺身組織民兵抗戰,失敗后,遁入深山。1288年,應忽必烈征集賢士的旨意,福建參政魏天佑把他抓到,送到大都,強迫他出來做官。結果謝枋得在拘所水米不進,絕食身亡。

上圖_ 謝枋(fāng)得,(1226年—1289年),字君直福建連江太學生鄭某,宋亡后改名思肖,即思念趙(趙)宋之意。他隱居吳中,坐必向南。表示自己「意不忘宋,不肯北面異姓。」鄭思肖善于花蘭花,但他所畫蘭花根下都無泥土,眾人不解,他說「土地已經被人拿去」。死后墓碑上寫「大宋不忠不孝臣鄭思肖。」

上圖_ 鄭思肖 所畫的《墨蘭圖》,根下無土 臨安府教授許月卿,宋亡之后,披麻戴孝,把自己關在小室之內,三年不言一句,時人稱為「山屋先生。」後來雖然說話,但「語嘗狂病。」并在家門書一聯,「要看今日謝枋得,便是當年許月卿。」

歸屬二,隱而不仕

此類讀書人未能「死國」,對于元朝的抵制和故國淪亡的痛切不如第一類強烈,但是保持名節,拒不出山。

 進士胡三省,宋末元初屏謝人事,專心修史,給《資治通鑒》注釋,在戰亂中,苦心修著的《資治通鑒廣注》丟失,他又變賣家產,再購通鑒,重新注解,嚴寒酷暑不停,曰:「吾成此書,死而無憾。」

上圖_ 胡三省(1230年—1302年),字身之義烏縣令周密,元亡之后拒不出仕,填詞作賦,著書纂文,寫有《武林舊事》、《過眼云煙錄》等書,專記南宋舊時風物,以托故國之情。但他和鄭思肖、謝枋得等人不同,時常和元朝新貴交往,「以鑒賞游諸公」。

上圖_ 金履祥(1232年—1303年),字吉父金華儒生金履祥,南宋時曾提出組建艦隊,偷襲元朝后方的奇策,但未被采納。入元不仕,在家鄉著書講學,廣收門徒,說《尚書》、《周禮》、《通鑒》,成為浙東學派之巨擎。宋亡后他未從事抗元活動,其著作還被進獻元廷。

歸屬三,投靠元朝

元軍南下,不少文官望風而降,進士方回,官知嚴州,元兵到時,「乃迎降于三十里外,韃官氈裘,跨馬而還,有自得之色」。元朝授其為建德路總管,欣然就職。同留夢炎一樣,視高官厚祿重于忠義氣節。 宋朝很大一部分人讀書就是為了中科舉做官。江山易主后,這些官迷們想方設法結交元朝權貴,以謀取一官半職。一時北上大都跑路子成為風氣。「囊筆褚,飾賦詠,以偵候于王公之門。」「書生亦覓官,裹糧趨幽燕。」

上圖_ 伯顏(1236年-1295年1月11日),蒙古八鄰部人。元朝初年名臣。但書生仕元也不全因貪求祿位,有些是出于保護百姓和儒學文化目的。元兵至江陰,陸厚率鄉人拜見統帥伯顏,與之「議論有合」,元軍遂「不涉其境」與百姓秋毫無犯,后伯顏保舉陸厚為徽州同知。與之相似的還有鄭安、古之學等人。

「不仕」也「不得仕」

南京大學陳得芝教授做過一個統計,南宋理宗朝度宗朝事跡較明的進士中,抗元犧牲者占21.65%,遁隱不士者占53.05%,歸順元朝者25.3%。也就是說大多數的宋朝文人還是 「采薇首陽」。其原因除因守節效忠「不欲仕」外,還因元朝對于南士的排斥和欺凌而「不得仕」。宋朝與「士大夫治天下」,不必說為官做宰,有功名即可減免田賦,社會精英,光環閃耀。但入元之后,讀書人一下從天上掉到地下。元政府不開科舉,斷了一條升官之路,而且 「官吏不喜儒,差徭必首及之」「武夫豪卒詆訶于其前,庸官俗吏姍侮于其后」,更別提戶口分等,南人為最低。

謝枋得說:「介乎娼之上而丐之下,今乎儒也。」如此情形,就算書生放下自尊,汲汲求仕,也「不得于時,得官者甚稀」。

上圖_ 劉辰翁(1233—1297),字會孟

遺民出山

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情況有了些許變化:一是遺老遺少們看著復國無望,也逐漸承認了元朝的統治。一些以南宋遺民自居的隱士居然開始攻擊反元的農民起義為盜賊,為鎮壓農民起義的元軍大唱贊歌。如劉辰翁寫了個《丞相忙兀台美棠碑文》,把忙兀台「平寇」業績吹了一番。二是元朝處于穩定江南民心的需要,可開始對南士進行拉攏。先是在南方推行了中原的儒戶優免差役制度,又開始選拔書生做儒學教官。學官雖然品級很低,升遷困難,但好歹也是正編的國家干部。另外忽必烈開始征辟南方「好秀才」

,派人至江南求賢尋士,授予高官厚祿。

上圖_ 元 趙孟頫《洛神賦》至此,南宋遺民群體發生了分化,不少就此再次遍走出山澤,進入廟堂。他們有一些因為「不耐寒素」,年老家貧,無以為活,出來謀取一官半職;有一些說是為了「傳往圣絕學」,說要「治國平天下」,雄心抱負壓住了亡國遺恨;還有一些經不住官府的威逼,終于為五斗米折腰了。推舉為官的讀書人最出名者即大書畫家趙孟頫,趙孟頫以蔭受司戶參軍,宋亡后蟄居在家,讀書習字刻苦,名聲顯著。被御史程鉅夫以南士第一推舉給忽必烈,忽必烈驚嘆趙孟頫為「神仙人也」,從此開始他在大元的宦海沉浮。

上圖_趙孟頫(1254年-1322年),字子昂這些仕元的宋儒生,內心大都充滿矛盾的。一方面,為生計富貴,為所謂抱負,他們要出仕;但從一而終,不事二主的社會觀念,又使他們頂著巨大壓力,充滿愧疚。趙孟頫一身醉心書畫,就是在這矛盾中尋求解脫救贖吧。他的一首詩《罪出》最能說明他的苦悶心境,不妨引之作為本文的結尾:在山為遠志,出山為小草。古語巳云然,見事苦不早。平生獨往愿,丘壑寄懷抱。圖書時自娛,野性期自保。誰令墮塵網,宛轉受纏繞。昔為水上鷗,今如籠中鳥。哀鳴誰復顧,毛羽日摧槁。向非親友贈,蔬食常不飽。病妻抱弱子,遠去萬里道。骨肉生別離,丘壟誰為掃。愁深無一語,目斷南云杳。慟哭悲風來,如何訴穹昊。 

參考資料:

《宋史-文天祥傳》、《宋史-謝枋得傳》、《元史-趙孟頫傳》  《論宋元之際江南士人的思想和政治動向》,陳得芝,南京大學學報,1997《元初江南儒士的處境及社會角色轉變》,申萬里,史學月刊,2003《宋末元初江南遺民群體的崛起、分化及原因尋繹》,劉靜,2011

秦漢史、唐宋史、明清史等

嚴禁無授權轉載,違者將面臨法律追究。

深度詳解003航母,福建艦!跟美國「福特號」比,差距大不大?
2024/05/01
倘若美國的11艘航母全部出動,誰能扛得住?俄:全球僅有一個國家
2024/05/01
中國耗費240億打造重裝合成旅,一個旅的實力到底有多厲害
2024/04/30
終于發生了!轟-6掛載無偵-8,可以在三萬米高空看光一切
2024/04/30
「咬死」ASML,禁止維修光刻機只是開始,輪到中國工程師頭疼了!
2024/04/29
繞不開中國石墨!韓國不得不對美發出「警告」,這次真的站隊了?
2024/04/29
韓國科技部:美國科技全球第一,中國落后3年,韓國落后3.2年
2024/04/29
福建艦航母編隊雙核心,055大驅是帶刀護衛,福建更是核心
2024/04/29
這些都是假的!意林「回旋鏢」潮來了,原來日本人真的不喝馬桶水
2024/04/29
美高層施壓中國電動汽車,國外高官態度強硬:美國不玩只會掉隊!
2024/04/29
跨過16%的生死線,華為鴻蒙系統,活下來了
2024/04/29
美國已不在乎華為麒麟芯片了?認為它不夠先進,無所謂
2024/04/29
「芯片戰」白熱化:荷蘭ASML正式宣布,外媒:中國芯勢不可擋!
2024/04/28
增強6萬倍!中國科學家打破雷達新技術,能精確定位美軍F-22
2024/04/28
華為、榮耀、VIVO到底誰第一?機構數據,沒一個靠譜的
2024/04/28
存儲芯片活了!中國最受傷,韓國最興奮
2024/04/28
波音、空客慌不慌?中國產大飛機C919,再獲1000億大訂單
2024/04/28
中國發展太快,美國想到一個損招,卻忽略了最重要的事
2024/04/28
中國軍力世界第二,和第一的美國有多少差距?聽專家進行分析
2024/04/28
一旦美國與中國開戰,中國是否會試圖,把戰爭帶到美國領土上?
2024/04/28